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药物临床试验中研究者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分析
时间:2020-08-10点击量:


摘  要:文章分析了我国药物临床试验中研究者存在的问题,并针对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对策分析。
关键词: 药物临床试验 ;质量控制 ;问题与对策 ;药物临床试验 ;质量管理规范
 
自2015年7月22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117号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开展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工作的公告》以来,千余药物临床试验数据开始核查,发现的问题有临床试验数据存在不真实、不完整、临床试验质量低劣和无法溯源等一系列问题。我们拨开表象回头看整个过程,从深层次上分析,主要根源在于,从事临床药物试验的相关人员在思想意识上没有清楚地认识到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的重要性。同时也暴露出研究者在医疗活动中的一些不规范习惯[1]。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在行业内形成统一共识,进而揭示药物临床试验中研究者存在的问题并探讨解决对策。
 
1  存在的问题
1.1 试验方案设计不科学、不严谨
试验方案设计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到药物临床试验的质量,研究目的的重要性需超过给受试者带来的风险和负担,研究方法必须同时符合科学和伦理的要求。
GCP第三十六条“申办者、研究者商定临床试验方案,述明在方案实施、数据管理、统计分析、结果报告、发表论文等方面职责以及分工 [2]。”项目负责人(Project leader, PI)是临床试验中的核心人员,是首要负责者,但是我们发现,有些PI的GCP意识淡薄,权益和责任脱节,PI水平参差不齐,在制定方案的过程中调研不够,依据不足,评价指标不明确,不符合伦理等质量问题,对不良事件(Adverse Event,AE)和严重不良事件(Serious Adverse Event,SAE)描述、记录不明确,草草制定方案,导致试验方案设计不科学、不严谨,严重影响了临床试验的质量,这也是我国临床试验质量与欧美国家存在差距的主要原因。
 
1.2 临床试验研究团队组建不健全、职责不明确
从目前来看,承担1项临床试验的临床研究中心必须有一个优秀的研究团队,在研究团队中应有项目负责人、研究医生、研究护师、药品管理员、资料管理员、数据管理员、质量控制员以及CRC等,且每个人的分工明确、精诚团结,才能顺利、高质量地完成一项临床试验。但是在调查中发现很多临床试验项目研究团队建制不全、责任不明确,一人多职,甚至是研究者带着1~2 个研究生在做临床试验,更有甚者研究者什么都不管,交给一个下级医生或研究生做临床试验,研究团队处于小、散、乱的局面,管理一团混乱,使得药物临床试验很难达到科学化、统一化的运行,又使试验结果的科学性、可靠性受到影响。
 
1.3 临床试验执行力问题
药物临床试验要求与一般临床要求是有区别的,例如访视超窗的问题,在一般临床工作中,早一天或晚一天访视只要不是急诊是没问题的,但在临床试验过程中就属于违背方案,是研究者的执行力差,还是受试者的依存性差,究其原因一方面试验方案设计本身的不科学、不严谨、不符合伦理导致研究者无法准确按照方案去执行,结果出现了违背试验方案、原始数据无法溯源、受试者脱落、访视超窗;另一方面研究者的执行力不强,没有以科学的态度对待临床试验,往往以临床常规的诊疗习惯去做临床试验,也是造成临床试验质量较低的主要原因。
 
1.4 知情同意书方面存在的问题
知情同意书签署的目的是要符合伦理的要求,是对受试者权益的保护。知情同意书整个过程是由研究者负责的,在调查中发现,大部分知情同意获得走过场流于形式,研究者做不到详细介绍,受试者没有充裕的考虑时间,而且还有主观影响受试者决策的现象,出现有知情同意书填写不完整,筛选的受试者签署的知情同意书丢失未存档,有些受试者虽然签署了知情同意书但未取得知情同意书,严重违背了伦理的要求。
 
1.5 临床试验药物、资料、数据管理缺陷
在临床试验项目自查核查结论中调查发现,部分研究者不区分药物临床试验与一般临床工作,对试验药物管理混乱,不符合GCP对试验药物的管理规定,从温湿度的要求、药物的存贮、发放、回收、销毁、专人、专柜、专人发放等记录不完整,病例报告表记录不及时、不完整。有的住院病历未记载受试者参加临床试验的过程记录,而研究病历上也无描述住院病历中的相关病例记录以及合并用药等记录,结果出现违背方案、记录不全、AE漏报、数据缺失等一系列问题。
 
1.6 应用CRC方面的问题
由于研究者没有充裕的时间做临床试验、研究团队建制不全,迫使大部分临床试验项目必须外派临床试验协调员(Clinical Research Coordinator,CRC)协助工作,结果导致医院内出现一批特殊人群,介于不了解 CRC的实际工作能力,监督管理机制不健全,CRC来源杂乱、更换频繁,虽然短时间内解决了研究者的燃眉之急,但实质上有不少研究者完全依赖CRC,自己成为甩手掌柜,很大程度上研究者自降了责任心及其临床试验水平,导致试验项目结束了还一问三不知,要了解情况还需要千方百计找到已离任的CRC了解当时的情况,这样的过程如何保证试验质量。
 
1.7 不良事件管理问题
研究者对临床试验中的不良事件到目前为止还未引起广泛的重视,引起此结果的原因有研究者缺乏对不良事件、重要不良事件、严重不良事件概念的认识以及上报程序的培训,以致在临床试验过程中频繁出现不报或漏报,或报告不规范的记录,不能够真实体现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及完成安全性指标方面的评价。
 
1.8 硬件、设施条件管理方面
承担一项多中心临床试验,不仅要有一支优秀的研究团队,还必须要有实施临床试验所需的硬件条件,调查中发现,有些专业科室虽然通过国家认证,但在某项临床试验中并不能够做到资源共享、自成体系、单打独斗,导致研究者在临床试验过程中严重违背GCP规定,比如药物存贮的温湿度不达标,专人、专柜流于形式,数据管理不规范,受试者接待室不符合要求等现象,科室工作人员没有做到GCP知识全员普及,以致部分人员不支持、不配合临床试验工作,严重影响临床试验的质量。
2  对策探析
2.1 加强对临床试验的PI进行系统培训与监管
严格按照GCP原则,广泛掌握GCP相关知识,本着基于临床、高于临床但不能脱离临床的指导原则,鼓励研究者积极参与方案设计、AE分析、方法学、数据管理、统计分析和总结报告、审查技术环节中。医院定期组织院内院外培训,同时督促研究者认真履行PI的工作重任,使PI成为一名合格研究者,全面提升PI的水平,最终保障临床试验项目的规范与安全实施 [3]。
 
2.2 建立合格的临床试验团队
为保证药物临床试验过程规范、结果科学可靠,最大限度保护受试者的权益并保障其安全,就必须要建立一支业务素质、思想素质、科学作风、认真领会GCP 精神的临床试验团队,进而保障临床试验质量。但是如何建立一支这样的团队是我国当前各单位面临的一个问题,人员匮乏,缺乏责任心和责任意识,为此医院领导需要给予相关专业大力支持,各部门予以协同配合,不仅要从人员、设备上给予配备,而且要加强相关人员的专业素质及专业知识进行定期的院内院外的培养,保证各专业组临床试验每一个工作环节、岗位责任制的合理落实,细节决定成败,细节关注到位了,临床试验质量也就保证了[4]。
 
2.3 提高临床试验执行力
在临床试验自查核查中发现的很多质量问题,PI难辞其责,由于临床试验研究者对GCP缺乏深层次的理解,加上在工作中压力大、人员不足、扮演多重角色,分身乏术,直接导致临床试验执行能力差。为了提高临床试验执行能力,降低PI在GCP实施过程中的随意性,多层次、全方位加强GCP知识的宣传和学习是非常重要的,强化GCP意识,只有理解了GCP的内涵,才能够设计出科学、严谨、可行性及好的临床试验方案,在临床试验具体实施中,充分了解临床试验的目的、意义、临床试验方案、建立完善的质控体系、SOP及奖惩制度,并且逐项落实责任到人,避免一人多责,岗位明确,才能提高研究者的依从性,保证临床试验的执行力 [5]。
 
2.4 严格执行“知情同意书的SOP”
在药物临床试验过程中必须对受试者的个人权益给予充分的保障,因此,开始临床试验前必须获得书面知情同意书,在签署过程中只有严格执行“知情同意书的 SOP”才能真正做到内容告知充分,自主选择的原则使受试者充分理解临床试验目的、方法、过程、受益与风险,自愿参加临床试验,确实做到保障受试者的权益,并确保临床试验的科学性和可靠性。
 
2.5 加强重点环节管理
制定科学完善的药物管理制度和标准操作规程,是保证试验用药物规范管理的必要前提,同时临床试验信息化建设能够极大地提高临床试验的效率,实现临床试验和药物管理的全过程规范化、标准化、可溯源化。研究者把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的管理重点从对试验结果的评价转移到试验前设计和试验实施过程中来,加强重点环节管理[6]。
 
2.6 加强CRC管理,提高工作效率
在本次自查与核查的过程中发现,各单位CRC来源五花八门、工作能力、沟通能力、协调能力参差不齐,短时间内显现解决了某些研究者的实际困难,长远来看不解决根本问题,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保证临床试验的质量,建议承担临床试验单位组建一批相当固定/稳定的CRC队伍,并且纳入医院的管理范畴,建立完善的 CRC培训与考核机制,使CRC专业化、长期化,让研究者从繁琐的事务中解放出来,使研究者能有更多的时间关注试验药物的有效性与安全性,更好保证临床试验质量。
 
2.7 重视AE/SAE记录与评价
在每项临床试验开始前必须高度重视所有参与临床试验相关人员的GCP知识培训,加强法律法规、SOP 的培训、工作,认识到不良事件记录和因果评价是各期临床试验安全性评价的重点,明确不良事件、严重不良事件的定义及记录报告,正确应用医学术语与诊疗规范。描述不良事件和严重不良事件,并进行不断地修订和补充。因而保证试验质量,确保上市后的药品安全[7]。